你好!这里苍岗!
【那个字读:gang谢谢】



主要在小英雄,蹦三混【凹凸很少混】
对不起圈子吃的很杂很多,随心更画
对不起
我不是一个合格的作者
会经常删东西
【雷区轰爆和瑞嘉,反过来也不行!】
【仰望秀家三兄弟,京剧猫,还有杀破狼了2333】

底线【本命】绿谷出久和谢怜
【谁敢bb我和谁拼命!】


是个苦逼的医学生,住校,产粮现在简直少的可怜,但是我会努力挤出时间来产的!!!

【永远喜欢深深】

【轰出】梦萦守护

食用指南

  • 垃圾小学生文笔

  • 然后感谢自家亲友改文【明明没有入小英雄的坑也愿意帮我,谢谢她】 @云筱珩 【这位小作家不怎么上lof,可以去找她微博@一枝霜雪梨花泪】

  • 然后可能人物会ooc

  • 然后我才入坑没多久不知道这个梗有没有人写【有的话真的非常抱歉!!!但是想法来源原创!!!】

  • 然后【也有因为看了西域老师手书的原因有点情节相同】

  • 谢谢你们让我把食用说明说完


那么。。。。正文↓





“呃啊!”轰焦冻的身体化作一道残影从半空中划过,狠狠地被扔在墙角,一丝轻微的挣扎之后,最终陷入了黑暗。

绿谷顺着轰的声音找去,一下就捕捉到了墙角的红白色,心跳都停了一拍:“轰君!”那声音带着焦急,还有……一丝哽咽,“轰君!轰君!别睡过去啊!……”

这是……绿谷么?

耳边的声音渐渐微弱,轰焦冻的意识明明灭灭,最终迷失在无尽的黑暗之中。



“这手笔,这孩子是中了最近在作案的那个人的个性。”治愈女郎检查完焦冻的身体情况皱了皱眉,显然,这样的个性很棘手。

“那……那轰君他中的是什么个性?怎样才能解除呢?”绿谷看着焦冻眼皮发青发黑,额头冒冷汗……总觉得轰君他在梦里一直经历历着不好的事情……

“是梦魇。”从门口进来了一个淡金色头发的女孩子“他中了【梦魇】这个个性,不救他出来的话,他可能一直都不会醒来,直到死亡。”金发女孩走到床边,金色的眼睛盯着绿谷的眼睛,救赎吗?看起来他很着急,是为了这个昏迷的人么?

“绫,哪这件事情就交给你了。”治愈女郎走出门,突然回头嘱咐,“别太过分了。”

“啊啊,知道了。”綾无奈的摊出手,这家伙竟然不让她好好玩了,我偏不!

绫看向轰脖子上的那黑色的印记,“这种个性呢!这位小哥哥以前是经历过什么不好的事吗?”綾笑着看向绿谷出久,“你愿意帮忙么?进入他的梦魇里,把他的意识解救出来。”綾眨眨眼,拍了拍绿谷的肩膀,小声说,“但是,进去了就可能出不来了呢!你可要想好哦~绿谷君~”

“送我进去。”绿谷出久几乎没有犹豫,在一刹那间,他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带轰君出来。

“需要我怎么做?”绿谷认真的看向綾,坚定的眼神让綾在一瞬间收起了玩闹心,从口袋里拿出一个绿色的御守,递给绿谷出久:“你拿着这个,等一会握紧轰君的手,在他旁边睡着就好了。”

绿谷有些讶异,牵着轰君的手,睡在轰君旁边,明明应该感到尴尬,为什呢会觉得窃喜?

收了收心神,绿谷握紧了御守,他要救出轰君:“只是这样吗?”

綾轻笑一声:“那你还想怎么样?负距离联通吗?”

绿谷“?”

“算了。”玩笑一句之后,綾收敛了笑容,少有正色地对绿谷说:“你睡着后我会连通你们的梦境,接下来就靠你把他从梦魇中拯救出来了,这个御守会在需要的时候发挥作用,千万不要再梦里丢失了。”

“另外,还有最重要的一点,这些是他经历过的事情,无法改变结局,你只能作为一个旁观者看着他痛苦,并且帮他打破痛苦,只有这样才能将他带出来,明白?”

出久握住手中的御守,坚定地说:“我明白了!”说完就躺在了轰焦冻身边。

“那就祝你好运啦~绿谷君~”看着进入梦乡的绿谷出久,綾腹黑一笑。




“真是的!给你说了别乱来,万一出大乱子怎么办!”治愈女郎看着病床上熟睡的两人有些气闷。

綾吐了吐舌回答道:“谁叫出久他,在体育祭上救赎了轰呢,我去还不一定成功,出久的话……我相信他!毕竟这孩子真的是个小太阳般的存在啊!”

治愈女郎轻笑道:“明明是个连14都不到的小屁孩,比雄英的学生都还小,却说出这么成熟的话。”阳光洒落在床头上,风卷起透明的窗纱


“应该已经看见了吧,实话说,我也很期待呢。”




梦境之中——

“呜哇!欧鲁麦特好帅啊!我以后也要成为那样的英雄,帮助更多的人!”一半白发一半红发的幼年在电视机前快乐的的呼喊到。身后的长白发女子,虽然看不见表情,但是可以从语气中听出那欣慰的声音“可以哦,只要焦冻喜欢,就一定可以做到的。”

出久在不远处看着这个快乐的少年,内心不经有一丝丝的疼……

没等他心疼多久梦境就是另一层画面了——

焦冻的个性觉醒后,安得瓦就拉着他去训练,焦冻看着楼下的哥哥姐姐们快乐的玩耍着,漏出了孩童不甘心和渴求的眼神:“为什么,为什么我不能和哥哥姐姐们一样快乐的玩耍。”

安得瓦手捏的更紧了,脸上的表情都有了一丝扭曲:“你是我为了超越欧鲁麦特的工具,你只需要不断的锻炼,不断的去超越自己,然后打败欧鲁麦特,得到No.1英雄的称号就够了!所以你不会和那群没有价值的废物一样,嘻嘻笑笑的样子。”



心痛,看着轰君的经历,心,感觉搅的厉害……“轰君小时候究竟发生了什么?”明明那样阳光的一个孩子,怎么就封闭了内心呢?



“呕……呜呜……呜呜”因为年龄太小,又是高强度的训练,轰的身体必然坚持不住,跑步机高速运转着,轰焦冻吃力地跟上节奏,一个不小心就从跑步机上摔了下来,筋疲力竭,再加上这几下翻滚,轰焦冻胃里一阵翻江倒海,吐无可吐之后连青黄色都胆汁胃液都吐出来了。

母亲看着实在不忍心,跑过去抱住焦冻:“他还是个三岁的孩子啊!”爱子之心,银发的女人声音带着哭腔,乞求着面前的这个男人能够放过自己的孩子……可惜……一股强大的力量把女人一下子拉开,往墙上摔,安德瓦看着墙角哭泣的女人和脚下应身体不适而跪在地上呕吐的孩子,不屑道:“就这点程度就不行了吗!身为我No.2孩子,给我坚持下去!”语闭便把那个娇小的身子提起来,走向远处……银发的女子不敢反抗,也没有能力去反抗,只能收拾好东西,用手机去找自己的母亲诉苦。


出久有几次都想出手,綾的声音一直在耳边徘徊着【这些是他经历过的事情,无法改变结局,你只能作为一个旁观者,看着,然后疏导他,带他回来,懂了吗?】


“可恶啊!”


晚上欧鲁麦特的节目依然在播出,焦冻蜷缩在母亲的怀抱里,哭泣着“我不想……不想成为爸爸那样,变成一个欺负妈妈的人。”孩童哭的很伤心,手一直抓着母亲的上衣,身子发着抖。“可是啊,轰君,不是要成为最伟大的英雄吗?这样也是可以的哦~”母亲温柔的安慰着,孩童的哭泣的声音渐渐变小,可手上的动作依旧没有停下来,即使进入梦乡,他也紧紧抓住母亲的衣襟,一张小脸白的吓人,嘴唇上也毫无血色。


突然画面一转,眼前很黑很黑,没有一点光线,而且寒气逼人,冰柱很尖很锋利,不让任何人靠近而做成的自我保护。

“这……大概就是轰君现在的自我意识世界吧……”出久喃喃道,这一段被尘封的过往,只怕是轰君最不想被人窥视的吧……

越往前走,路越难走,也就更冷,当看到那一点红色的头发,出久就有了希望“是轰君!”

努力的向前移动,但是在他面前还有一座冰牢,出久用力的敲打,不行,没用,目光落在轰君身上的冰,几乎把轰整个身体全部冻住,只有头在上面,而且轰的表情也越来越痛苦。“不行,一定要快!”

吃力的用着自己的个性除掉冰柱,可是却源源不断的在增加……

出久都快急死了:“啊啊!怎么办啊!”这时冰牢里冒出黑烟,把出久包围住……

黑烟快要勒到窒息的时候,画面一转——



“对不起母亲,我或许无法再继续带焦冻了,他真的,越来越像那个男人了,我害怕,以后家里面……”

轰做完恶魔训练后就来厨房找母亲,轻快的拉开木门喊道:“妈妈!”

银发的女人惊恐的看着焦冻,那眼神,好似把焦冻看作仇人一样,电话挂断,灶台上的热水刚好烧开……


“你的左边真丑陋!”


女人面无表情的将开水倒在焦冻的左半边脸上,焦冻毫无防备的被自己亲爱的母亲泼了一脸。

滚烫的水沾上少年柔嫩的肌肤,疼痛炸开……

“啊啊啊啊啊啊啊!”因疼痛而尖叫的焦冻跪了下去,双手想去捂住自己的伤口,但是却因疼痛只是用手撩开头发,“啊啊啊啊啊啊!”少年撕心裂肺的叫声并没有换来母亲的安慰,母亲只是平静的看着这一切,脸上好似还有一点笑容,安得瓦听到叫喊声赶了过来,让轰冬美把焦冻带去医院……

姐姐赶来的时候焦冻已经失去知觉,脸上被烫出了血泡,无措地抓弄几下就已经是一脸血了。

“焦冻你忍一下,马上就到了。”出门后的房子里没人知道发生了什么,只听到女人的惨叫声……


隔几日

焦冻出院后,左边脸上挂着绷带,坐在房子外面,父亲很气恼的样子,似乎念叨着:“偏偏是这个时候!”

大概是要让焦冻开始使用个性,却因为这次意外要往后推迟。

轰焦冻用露在外面的眼睛愤恨的盯着眼前的这个恶魔:“我的妈妈呢!”质问的话语中带着哽咽,显然少年无法接受母亲的变化。

“她啊,我把她送去医院了,这种疯女人就该送去医院。”安得瓦面对焦冻的质问,心安理得地回答。

“都是你这个恶魔,伤害了妈妈!”轰焦冻恨不得杀了眼前的人。

安得瓦轻笑,并没有理会焦冻的话,只是轻轻地丢下一句:“等伤恢复后,继续训练!”安得瓦径直走出病房,没有再给轰焦冻一个眼神。

绿谷看着这一切,心里好疼,为什么?轰君的过往……这样的不堪回首吗?似乎连他自己都为发觉,泪水已经沾湿了半边脸。

在养伤这段时间,安得瓦没有再来找过焦冻,焦冻一个人孤独的在这个偌大的房子里呆着,阳光照过,却感觉不到一丝温暖,感觉整个世界都和他无关一样……

出久很想去抱抱他,可是他却做不到,因为他只是一个旁观者。


“可以的哦~你可以和他说话和接触哦~救他就在此一举了,加油哦~绿谷君~”綾的声音从身边响起,【愿望足够强烈就可以实现。】


【最痛苦的记忆已经过去,你无法改变的结局已经过去】

身体渐渐实体

出久握紧手中的御守,走出草丛,走向轰,抱住他

“别怕没事了,你还有我”

红白头发的少年,心里最后的防线破开了,眼泪一下子流了下来,像河水闸门打开了后,再也无法关上……

“没事了没事了,尽情的哭吧。”

出久抱紧他,眼睛里也有一点透明的液体,少男在怀里一颤一颤的,眼泪沾湿了肩膀的布料,不在乎,他不在乎……


似乎有活动的时间限制,晚上10:30他就又回变回透明的旁观者,在这之前,他想为轰做点事。

拿出自己毕生的厨艺,做了一碗荞麦面给他,焦冻很快乐的吃完了,虽然中途哭了一会,吓的出久手忙脚乱,晚饭后,一直陪着轰,和他聊天谈心事,到了10点了,出久安顿这轰睡下,轰抓住他的手指说“陪陪我,好吗?”

【小时候的轰君实在太可爱了!】出久别过脸想道,不过很快就答应了。

越是这样可爱的少年,就越是让人心疼。

唱着妈妈那时教自己的童谣,哄着身旁孩子的入睡……


“轰,要记住那也是你自己的力量啊,别被眼前的仇恨蒙蔽的双眼,打开自己的心,去接受,去接纳那段黑暗的时光吧”


【是时候离开了……】


“轰君,这份力量是属于你的,要相信自己,你还有我!”



“我在未来等着你。”



其实身旁的孩子没有睡着,眼泪流了下来:“嗯……”

一切又归于平静的黑暗,迷烟一般。

黑雾开始有点消散了,这是……成功了!

“smash!”

一阵风吹过后,可以看到轰还在冰牢里,但是眉毛没有皱起来,身上的冰也已经开始融化了……


“要相信自己啊,轰君,你还有大家,还有我啊!所以不要被仇恨蒙蔽双眼,清醒过来吧”出久愤力的把冰牢打开。



【剩下的……看他自己吧,你该离开了】



“你的左边真是丑陋啊!”

“闭嘴!”

“闭嘴!”

“闭嘴!”


一拳砸在前面的玻璃上,镜子后的人影消散


“你的母亲是如此厌恶你”

“不是的!”

“你只是你父亲的工具”

“我没有!”


梦魇的声音一直缠绕着……它似一条锁链,紧紧绑住了轰焦冻,痛苦,折磨,为什么……为什么他从小就要经历这些……

“别放弃啊轰……你还有我……”

或许有了答案——痛苦的童年,是为了能遇见他吧。


阳光洒入黑暗的区域,一个白色头发的少年和一个红色头发的少年,一起把他推向那充满光芒的大门。


“回忆是很痛苦。”白发少年说。

“但是却不能止步不前。”红发少年笑着回应。



“所以,轰,向前走吧,去面对吧,不要再逃避了。”


“毕竟还有人在等着你呢!”


“是啊,还有人在等着我。”


清晨,第一旅缕阳光洒入房间,鸟鸣清脆



绿发少年的微笑驱赶了黑暗,仿佛一切都在这一刻明亮了起来。


“轰君欢迎回来,早安!”

“早,绿谷。”



紧紧握住手中那个救赎自己的人的手……


end


【谢谢能看到这里的读者们!谢谢!】

【对不起人物真的很ooc了别打死我!!!】

【我这小学生文笔真的操心】

【我们下一次再见w】

评论(2)
热度(20)

© 咸鱼一只手残苍 | Powered by LOFTER